您当前的位置 :每日甘肃 > 法治在线 > 漫说法制 正文

家暴不再是家庭私事

来源: 每日甘肃网-甘肃日报  作者: 盛捷   2016-03-28 15:35  编辑: 庞传伟


  盛捷

  今年3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以下简称《反家暴法》)正式实施。作为中国首部反家暴法,该法律明确了家庭暴力的性质和法律责任,让清官难断的“家务事”有了国法可依。

  新法为遭受家暴之苦的受害人提供有力保护,与此同时,受害人如何拿起法律武器维权、有关部门如何有效执行法律条款,成为人们关注焦点。

  向家庭暴力说“不”

  “家庭暴力之所以长久地存在,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观念、认识上有误区。很多父母认为管教孩子的最好方法就是严厉的教育甚至体罚;丈夫打妻子,大家会认为这是家务事,在有些偏远落后的农村甚至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妇女维权合议庭审判长史莉说。她在谈到新出台的《反家暴法》时说,据最高法2014年统计,全国约有24.7%的家庭存在不同程度的家庭暴力;近10%的故意杀人案件涉及家庭暴力;每年约有10万个家庭因为家暴而解体;施暴者九成是男性,受害者大多是妇女、儿童和老人。家庭暴力已经成为破坏家庭和社会稳定的严重问题。

  2013年12月,在兰州务工的杨某与周某相识。两人在1个月后闪婚,婚后双方经常为琐事争吵。在杨某怀孕期间,周某经常对其打骂,进行人身攻击。不久,杨某产下一名女婴,周某及家人因重男轻女的思想,便开始变本加厉地折磨杨某,对杨某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和伤害。2015年4月,杨某又一次被周某打伤,经县鉴定属于十级伤残。

  2015年3月,在兰州某小学上一年级的壮壮(化名),因为没有按时完成学校布置的作业,被母亲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壮壮被母亲扔过来的板凳砸中手臂,导致肱骨头骨裂。

  有专业人员分析认为,家庭暴力多发生在家庭内部或私密空间,外界不容易看到,受害者往往出于隐私、碍面子或者害怕带来更坏的处境等原因,不愿让外人知道。城市的家庭暴力比农村更隐蔽。另一方面,公众对身边发生的家庭暴力往往习以为常,对家庭暴力现象常常视而不见。

  “《反家暴法》在总则中确定了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五原则。这些原则告诉我们,反家庭暴力不仅是家庭的私事,更是国家和社会的责任。”史莉说,《反家暴法》禁止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以后,家庭暴力不再是“家务事”,而是国家、社会都要管的“公务事”。“在看待家庭暴力的问题上,我们迫切需要从观念上予以重新审视,虽然这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新法的出台将大大提升整个社会对家庭暴力危害性的认识。”史莉说。

  《反家暴法》重在保护人身安全

  长期以来家庭暴力不是法律术语,法律也没有明确的禁止。2001年出台的《婚姻法》第三条明确规定禁止家庭暴力,这是我国第一次将家庭暴力上升到法律层面并做出明确的禁止性规定,但规定过于原则抽象,在审判实践中缺乏可操作性。2004年我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等六部门联合下发了《甘肃省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若干规定》,然而,地方性法规多为倡导性规定,对于法律程序、举证责任、救助措施等基本法层面的规定难以有实质性的突破。

  史莉介绍,《反家暴法》出台之前,现有的法律规范侧重于事后惩治,对正在实施的家庭暴力和持续发生的暴力行为缺乏及时、有效的事先干预和防范措施。而《反家暴法》明确强调以预防为主,并用一章七个条款讲家庭暴力的预防。反家庭暴力工作应当尊重受害人真实意愿,有关部门在执行法律条款时,需根据家庭暴力的不同程度而有所区别,对于轻微家暴行为,要从有利于婚姻关系的稳定角度出发,尊重受害人真实意愿;如果施暴人的行为涉嫌犯罪,公权力就应及时干预,避免事态进一步恶化,特别是民转刑案件的发生。

  3月8日,我省首例家庭暴力刑事犯罪案件在平凉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史莉称,《反家暴法》首次建立的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从事后惩治变为事前预防。今后,当事人若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即可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法院“应当”受理,而不是“可以”受理,这就为受害者提供了一个硬性的保护方法。被申请人若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可被处以1000元以下罚款、15日以下拘留,若构成犯罪还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这一规定很好地把反家暴法和刑法衔接了起来。”史莉说。

  《反家暴法》附则第三十七条同时规定,家庭成员以外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参照本法规定执行。“在附则中增加准用条款,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参照本法,扩大了《反家暴法》的主体适用范围,有着同居关系、抚养照料关系、家庭雇佣关系等共同生活的人之间实施的暴力行为,都可以依照《反家暴法》的规定。”史莉说,这样可以更加有力地保护亲密关系中的受暴人基本人权,因此,《反家暴法》不是婚姻家庭法,是社会保护法。

  从预防到救助的多层次保护

  《反家暴法》为受害人设立了报警求助、申请庇护、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起诉追究法律责任等较为充分的救济途径和家庭纠纷的调解方式,以及强制报告义务、公安告诫制度等更为有利的处置家庭暴力的措施体系。

  强制报告义务是本法的亮点之一。该法第十四条规定,学校、幼儿园等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发现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遭受或者疑似遭受家庭暴力的,有向公安机关报案的义务。该制度可以及时发现家庭暴力,最大限度保护未成年人、精神病人、失智老人、残障人士等没有行为能力或者限制行为能力等弱势群体。此外,第三十五条明确规定了不履行强制报告义务的法律责任。这些条款结合起来,构成了特别保护措施的完整体系,更有利于执行。

  公安告诫制度是本法的又一亮点。对于家庭暴力情节轻微,依法不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的,由公安机关对加害人给予批评教育或者出具告诫书,公安告诫制度有利于警察及时干预家庭暴力。同时明确了告诫书的证据作用,即人民法院审理涉及家庭暴力的案件,可以根据公安机关出警记录、告诫书、伤情鉴定意见等证据,认定家庭暴力事实,并据此裁定人身安全保护令,或者判决准予离婚,对受害者给予损害赔偿。

  “如果受害人不想离婚、也不要抚养费、赡养费,就是不想再挨打了,就可以单独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史莉介绍说,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是《反家暴法》的一大利器,根据该法规定,当事人若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即可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保护令包括禁止被申请人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被申请人骚扰、跟踪、接触,责令被申请人迁出申请人住所等措施。该法还特别提出,申请人的相关近亲属,也被纳入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保护范围。同时,如果当事人无法亲自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其近亲属、公安机关、妇联、居委会等机构可以代为申请。史莉说:“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不再依附其他诉讼,而且,只要是面临被家暴的危险,当事人就能申请。”


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  

相关新闻
论坛热帖